当前位置: 发展战略和规划处 - 特色小镇 - 经验做法

小镇撬动大转型——浙江特色小镇发展综述之三

2016-09-02 09:50:07 该页已被阅读3017次 来源:浙江日报

  浙江的特色小镇战略甫一推出,即引发各地极大兴趣,外界也报以无限好奇。我省首批公布的37个特色小镇特色何在?细细分析,不难看出其中门道:要么苦心经营,具备产业基础;要么符合产业大势,站在“风口”;要么历史经典、优势突出……一言蔽之,它们都是浙江的“经济据点”。 
  2015年省政府工作报告这样描绘特色小镇:“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过去一年,我省聚焦七大万亿产业和历史经典产业,通过聚合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功能,致力于培育一批一二三产联动、历史现代未来同现、生产生态生活共融、宜居宜业宜游的新产业,构筑未来产业的高地。 
  2016年,站在新的起点上,对特色小镇,理应抱以更美好的期待。 
  产业创新:一出生就风华正茂 
  杭州城西古运河畔,有一座800余年历史的古镇——仓前。2015年3月,一个名为“梦想小镇”的地方在这里横空出世。 
  严冬时节,走进梦想小镇“59store”办公楼,你会发现这里热火朝天。这是一个校园生活服务平台,发展4年、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年轻团队,已经拿到第二轮2亿元融资。不必惊奇,这样的传奇故事经常在此轮番上演。 
  短短半年时间内,梦想小镇吸引了400多个互联网创业团队、4400多名年轻创业者落户,300多亿元风投基金蜂拥而至。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副主任赵喜凯说,一个低成本、全要素、便利化、开放式的众创空间已初现雏形。 
  小镇之梦,产业点燃。当很多人对云计算、大数据“云深不知处”时,杭州已在转塘布局云栖小镇。借世界互联网大会东风,云栖小镇成为中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小镇。在这只有半个西湖大小的地方,已引进各类涉“云”企业230余家,规划到2017年云计算相关产值将超过200亿元。 
  特色是小镇的核心元素,产业特色是重中之重。梦想小镇、云栖小镇……这些新奇的小镇塑造了浙江新经济的版图。“发展信息经济,浙江抓住了时代的脉搏,而小镇的先试先行为浙江信息经济带来了新变化:从替补转换为主力,从概念转换为现实,从星星之火转换为燎原之势。”有专家认为,特色小镇是培育新经济的有效载体。 
  特色小镇聚焦七大万亿产业,信息产业居首。这是由产业结构自身演进的规律决定的。发展新经济要有新思路、新作为。释放蕴藏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中的无穷创意,以梦想小镇为代表的特色小镇,正在着力打造创业创新生态系统,同时着力提高制度供给的“供氧量”。 
  小镇撬动大转型 
  特色小镇被锻造成一个个开放共享的新型众创空间。截至2015年11月,首批37个省级重点培育的特色小镇新集聚了3300多家企业,引进1.3万多名人才。 
  产业升级:一整合就焕然一新 
  特色小镇一出世,便被赋予“革故鼎新”的使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特色小镇承担着浙江产业升级的使命,它代表着浙江经济未来发展的趋势。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经济迅速发展,逐渐形成了500多个年产值超亿元的块状经济,涉及175个行业、24万多家企业。然而多数企业核心竞争力不强,产品附加值不高,排放污染却不少。 
  创新迫在眉睫,创新需要新载体。特色小镇是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除供给约束的新实践。浙江的探索和实践证明:各种发展资源、要素经过新一轮整合、重构,便会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中国皮革看海宁!”这句从上世纪90年代起,被搬上无数广告牌的宣传语,道出了海宁皮革产业的辉煌历史。当地不仅拥有雄厚的皮革产业基础和完整的皮革产业链,还有享誉中外的中国皮革城。海宁皮革的短板在于,缺乏品牌和核心技术,以致于附加值、溢价率被掌握设计、销售环节的国外企业赚取。随着消费升级的到来,这一短板愈加突出。 
  皮革时尚小镇的出现正让这一切发生改变。“持续引进行业独立设计师、工作室提升海宁皮革制造的设计含量和水准,这是我们长期稳固发展的核心保障。”海宁皮革城有关负责人介绍,皮革时尚周、设计师大赛、流行趋势发布已经成为海宁皮革产业的时尚标签。 
  用创新重组各类生产要素,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呼应,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海宁市发改局相关负责人说,特色小镇是聚合资源、谋划项目、提升产业的新平台。接下来,皮革时尚小镇将不断推动工业制造与工业设计的融合发展,建设国际化与专业化相结合的设计基地;抓住研发设计、品牌建设等重要环节,延伸优化产业链,加快发展时尚创意产业,不断提升皮革产品的附加值。 
  一大批脱胎于块状经济、抢占优势产业中高端的制造业小镇在涌现。黄岩的智能模具小镇、余杭的艺尚小镇等都是立足于当地的优势产业,改变原有块状经济重生产轻设计、重数量轻品质、重代工轻品牌的问题。 
  “我们不求‘大而全’,而是要培育具有行业竞争力的‘单打冠军’,通过产业结构的高端化推动浙江制造供给能力的提升,通过发展载体的升级推动产业焕发青春。” 省发改委副主任翁建荣说。 
  产业融合:一相逢便活力四溢 
  块状经济如何变身特色小镇?省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兰健平曾如是总结,围绕特色产业,实现产业间和产业内的融合发展。小镇特色产业不仅与其他一产、二产、三产融合发展,实现产业间的协作和配套,而且在特色产业内部与创新要素融合发展。 
  一批特色小镇正在用实践演绎并印证这一论断。桐乡濮院是亚洲最大的中国羊毛衫名镇,拥有完整的毛衫产业链。濮院建有14个成衣交易区和4个配套交易区。这些年,受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当地毛衫企业面临着较大压力。 
  市场呈现颓势,产业陷入窘境,这是浙江很多“经济据点”面临的现实处境。通过融合发展,桐乡毛衫时尚小镇正在挣脱这一困境:当地以时尚产业为主导,通过引进国际高端设计研发人才、扶持一批品牌等途径,引领毛衫、服饰时尚潮流,目标是建成集创意设计、针织材料开发、毛衫文化展示、流行趋势发布和旅游驱动于一体的特色小镇。 
  嘉善县南端,一个巧克力小镇在这里发轫。创始人莫雪峰说,小镇正开拓以巧克力文化为主打的婚庆文化,致力于把小镇打造成长三角的婚纱摄影基地,“巧克力小镇发展也为周边农副食品产业和其他相关产业带来转型升级机会。” 
  遍布全省的历史经典产业,承载着浙江悠长的文脉,这恰恰是特色小镇融合发展的最佳载体。龙泉的青瓷小镇让历史和未来交融。凭借独特的“小镇味道”,引来多位重量级工艺大师。“小镇将重现历史经典、聚集文化创意,同时还兼具休闲度假功能,年旅游人数可达30万人次以上,青瓷工业将实现年产值10亿元。”龙泉市文化旅游委员会主任胡武海说。 
  我省提出,每个特色小镇都要利用自身资源,把小镇打造成3A级以上景区,旅游特色小镇则要按照5A级景区标准建设。 
  “未来的浙江大地,特色小镇就像藤上的南瓜,游走一圈可领略江南大地特有的产业、文化、历史风味。”省发改委主任谢力群说,这是对特色小镇的美好期盼,也是特色小镇的发展目标。